方便快捷订购本站上的所有书刊。
精选优秀少儿书刊!
长治
[查看分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儿读物 > 红读书单
《我的军团我的兵》
小编大话:再现红军长征伟大征程的艰辛!红色中国砥砺前行,漫漫长征励志少年!
商品号:
价格:¥25.00
编著:张品成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开本:
出版时间:2017年08月
ISBN:
页数:0
适读群
1年级
2年级
3年级
4年级
5年级
6年级
这是一部革命历史题材的儿童长篇小说,作品没有从正面描写战争,而是通过两个小红军不同寻常的经历,从一个侧面展现了长征这一伟大的征程中,两位少年所经历的磨难、洗礼以及精神上的成长。在作者笔下,长征精神不只是空泛的口号,更有丰富的内涵,这对新时代的孩子仍然有着不可忽视的指引意义。
我要买:
赠品
商品详情
商品评价
赠品介绍
编辑推荐

这是一部革命历史题材的儿童长篇小说,作品没有从正面描写战争,而是通过两个小红军不同寻常的经历,从一个侧面展现了长征这一伟大的征程中,两位少年所经历的磨难、洗礼以及精神上的成长。在作者笔下,长征精神不只是空泛的口号,更有丰富的内涵,这对新时代的孩子仍然有着不可忽视的指引意义。作品通过一个个精彩的英雄故事的文学呈现,潜移默化地在孩子们的精神世界中注入红色基因。

内容简介

少年樊天九和欧前响先后加入红军。长征途中,红军被敌人疯狂“围剿”,而来到川西北后,“断粮”更成为红军面临的*难题。队伍上下积极寻求“自救”,两个少年也忘我地投身其中:樊天九勇敢试尝野菜,欧前响从山林中搜寻动物们隐藏的果实……两个少年逐渐成长为部队里的“小英雄”。后来,一项重要的任务又交到他俩的手上——看管藏民留下的牦牛、马和羊。这可是维护红军声誉和脸面的大事,牲口一头也不能少!两个少年决心好好完成任务,樊天九甚至还给这些牛马羊都起了名字,把它们当作自己的“军团”自己的“兵”。可不久之后,陆续有人来借牛借马了。让人费解的是,不断有人来借,却总不见有人来还。樊天九决心去找回他的那些未归队的“兄弟”……

作者简介

张品成,1957年生于湖南浏阳,儿童文学作家、编剧、导演。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务院津贴专家,海口市作协主席。20世纪90年代开始创作儿童文学作品,现已出版长篇小说《可爱的中国》 《红戏》 《红刃》 《红币》 《北斗当空》 《翱翔如风》,中短篇小说集《永远的哨兵》《赤色小子》 ,散文集《壁上之榕》等三十余部作品。

作品曾获第四届、第五届全国优秀儿童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第二届、第三届“巨人”中长篇儿童文学奖优秀作品奖,第十三届中国图书奖,第三届文化部蒲公英儿童文学奖,第十四届冰心文学奖等。

媒体评论
张品成是一个融红军情结与顽童意识于一身的作家。一些原始的红军故事、历史素材被他以现代意识重新审视,以童年视角重新呈现。他笔下的小红军,不仅是无畏的战士,更是散发着人性光辉的成长中的少年。 ——中国作协副主席、作家 高洪波
张品成在革命历史题材儿童文学创作领域数十年如一日的思考和写作,他对红色叙事、英雄情结、少年成长等的独特探索和表达,使他成为这一领域一位"现象级"的作家。《我的军团我的兵》从一个侧面展现了在长征这一伟大的征程中,两位少年所经历的磨难、洗礼以及精神上的成长,这对今天的孩子仍然有着不可忽视的指引意义。 ——儿童文学评论家 方卫平
免费在线读
天九看了看英秀,又看了看魏医官,他也从那堆“杂草”里拈了一根,塞到嘴里嚼着,也没嚼出什么来,这种涩苦好像每种野菜都差不多。他心想,一个简单的事干吗弄得那么复杂?我今天就要让大家知道一下。
终于又到了夜半时分,夜深人静。天九悄悄爬了起来。他已经轻车熟路了,那些“杂草”分类堆放在那儿。天九知道魏医官的计划,可那么弄,得弄到什么时候?队伍里上千张嘴正等着要吃的,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一下子弄清楚多省事。
他依然像昨天那样,把英秀试吃的那种“杂草”弄出足够的量,洗了,倒进大锅里,然后往灶眼里塞了把柴,用烧火棍搅了几下,火燃起来,水很快就开了。天九把那些“杂草”倒进沸水里煮了一会儿,捞起,黑暗中用手指头拈了滚烫的一根放进嘴里,嚼了,没觉得有什么,比昨天夜里的那种野菜要好吃多了,虽然有点涩味,但清凉里透着一种甜味。
天九觉得这不该有毒的呀,这么可口怎么会有毒?他想。
他有些肆无忌惮起来,大口大口地吃着,虽然后来觉得那种沁甜让舌根发麻,但天九没在意,以为忍一忍就过去了。他想,又不是吃肉,哪能那么美味?
他饱吃了一顿,没多想,就睡觉去了。他还想到明天的情形,那些人说哎呀哎呀,你又梦见神仙了?他会笑着回答,你吃就是,又有饱肚子的东西了,你吃!问那么多干什么?他想象着自己得意的样子。
真困!他想,自己放了一天的马,的确有些累了,就一闭眼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没梦见神仙,却梦见一条大蛇,那条大蛇缠了他的身子,越缠越紧,他觉得身上疼痛难当,突然一下就痛醒了。
没什么大蛇,但是他身上的确疼痛难当。说不上是胃呢还是肠呢,反正整个身子都痛。他模糊地看见灯影在晃,身边围了很多的人,他模糊地听到那些人的说话声。
“谁知道哩……我看是他偷偷起来弄的……”那是欧前响的声音。
“你就没听到一点儿动静?”这是封院长的声音。
“没嘛……我睡得死死的,就算有动静,也想天九是去撒尿,谁会想到他偷摸着去伙房弄了这事?”
“要给他灌马粪吗?”
“什么?”
目前选购商品共0
合计:¥0